Wednesday, March 28, 2012

转: “无标题”


saw  the below article from one of my friend's blog and find it really meaningful decide to repost it and serve as my personal reminder.
年少的時候,我是朋友口中的大姊大,跟男孩子之間的相處,就如同兄弟一樣的直接與自然,那時候的我,也曾經暗中欣賞某個男孩,卻在心中完全不相信,也會有男孩喜歡我。
後來有一個男孩不經意的在被推派一起去買零食的獨處中用很自然的態度告訴我:『其實,我很喜歡妳。』,我卻不加思索很自然回答他:『廢話!不喜歡一個人怎麼會跟他當朋友?』
看著笑鬧中的我,他忽然很正經的說:『我是說我覺得我愛上妳了,不過,我只想讓妳知道我的心情,妳可以不愛我沒關係,不過,當有一天妳對我也有一點點愛情的感覺,那時候,請妳一定要告訴我。』
那時候的我,心中有點慌亂,不懂愛情的我,卻也不想破壞友情,我傻傻的站在原地看著慢慢往前走的他,呆呆的問:『到那個時候,你還會愛我嗎?』
男孩提著大包小包的飲料跟零食,在夕陽底下轉過身來,給我一個很燦爛的笑容,告訴我說:『那可不一定!』
那樣的笑容、那樣的回答,讓我們又回復了原本相處的自然與快樂,一直到多年後的今天,成為一個美好的回憶。
隨著歲月一天天的增長,看著愛情中的來來去去,每當有女孩在我面前哀傷的哭訴;『他怎麼可以不愛我了?』
每當有男孩用憤恨的嗓音與眼神問我:『我對她這麼好,她怎麼可以不愛我?』時,我總會想起那個男孩說的那句『妳可以不愛我沒關係!』
一年一年的過去,每當回想起男孩,我總會一天比一天佩服著他,我佩服著他敢表達自己心情的勇氣,我佩服著他敢告白的勇氣,我更佩服他尊重著別人愛與不愛的自由。
那是我年少歲月中,曾錯過的美好,也或許因為錯過,回憶才如此的美好。
男孩對愛情的態度,讓我懂得真正的愛情不在於相愛,而在於自己真正愛過,即使曾經在單戀的過程中,展轉不成眠的夜晚,我都那樣的告訴自己『他可以不愛我沒關係,暗戀很痛苦,但是年老的時候,我一定會懷念這樣的心情。』
現在的我,女兒三歲了,每天夜裡我會陪著她躺在床上有一搭沒一搭的亂聊,而每一晚我都會用台語深情的問她:『挖足愛你ㄟ,妳災某?』
每天,女兒也會用她粉嫩的童音告訴我:『災,可是我不愛妳呢?』,這時候的我總會給她燦爛的一笑,然後告訴她:『沒關係,妳可以不愛我,我還是很愛妳,如果有一天,當妳發現妳很愛我的時候,請妳一定要告訴我,我一定會很高興的。』,聽到這段話,女兒才會滿臉笑容且心滿意足的閉上眼睛入眠。
一開始,老公很無法接受這樣的說法,有時還會斥責孩子說:『媽媽這麼愛妳,對妳這麼好,妳怎麼可以不愛她?』
我卻告訴老公:『我對孩子好是因為我愛她,那是我珍惜愛她的心情而對她付出,我不想告訴孩子,別人對妳好,妳就一定要愛他,也不想告訴孩子,當妳愛一個人,當妳為一個人付出的時候,對方就一定要用愛來回報,我不希望她如此不尊重別人的感情。』
因為我愛著孩子,所以我珍惜著我愛她的這種心情,我享受著當愛一個人時,為他努力、為他思量的、為他做任何事情都甜蜜的心情。
我享受著這個愛人的過程,那就足夠了。
而對方愛不愛我,是他的自由,因為我總該尊重他,愛與不愛的自由。
從小,我們被教育著,父母辛苦養大妳,妳怎麼可以不愛他們?怎麼可以不孝順他們。
從小,當我被父母冤枉或誤解而遭受處罰的時候,當我對母親說出:『我討厭妳!』的時候,換來的是更大的責難與處罰。
然而,即使是現在的我,經過了一段又一段的愛情,有時候我還搞不清楚,生命中哪些是愛情?哪些又只是激情?
我也搞不清楚,夫妻間那種黏膩的感覺,到底是愛情?還是親情?
連我都搞不清楚的愛情,為何我要強迫三歲的女兒對我說愛呢?
多年之後,我才真正的知道,對父母的愛中,多多少少的夾雜著恨、情與仇,我又何必逼著連愛恨情仇都不懂的孩子一定要愛我呢?
現在的女兒常常玩到一半,跑來擁抱著我,然後告訴我:『媽媽,我好愛好愛妳喔!』,我總會感動的緊緊擁抱她,在她的耳邊輕輕的說:『謝謝您,我也好愛妳!』
但是,每到夜晚,女兒還是會告訴我:『媽媽,可是我不愛妳喔!』,我也還是會告訴她:『沒關係!妳可以不愛我,我還是很愛妳,如果有一天,當妳發現妳很愛我的時候,請妳一定要告訴我,我一定會很高興的。』
我感謝著孩子愛我的心情,也尊重孩子不愛的心情。
現在的她偶而會再追問一句:『到那時候,我很愛妳了,妳還愛我嗎?』
我看著孩子明亮的眼睛,想起得失智症連兒女都認不出來的老鄰居,然後深情的告訴著孩子:『親愛的,那可不一定!請妳一定要珍惜每段愛情的賞味期限。』

"他忽然很正經的說:『我是說我覺得我愛上妳了,不過,我只想讓妳知道我的心情,妳可以不愛我沒關係,不過,當有一天妳對我也有一點點愛情的感覺,那時候,請妳一定要告訴我。』
那時候的我,心中有點慌亂,不懂愛情的我,卻也不想破壞友情,我傻傻的站在原地看著慢慢往前走的他,呆呆的問:『到那個時候,你還會愛我嗎?』
男孩提著大包小包的飲料跟零食,在夕陽底下轉過身來,給我一個很燦爛的笑容,告訴我說:『那可不一定!』"

I don't deny that I have the exact same thought as above.


1 comment: